李秀明照片石 榴 / 文:曹永科

石 榴

曹永科

国庆节归来,临行时母亲在我包里匆匆塞进了一个石榴,后来就给忘了。今天突然在箱子底下发现了它,外面的皮早已干瘪,硬得像个核桃。看着它丑陋的样子,懊悔一个月前没有及时吃掉。

带着失望,我剥开了那层皮,哪曾想,皱巴巴的外壳下面,籽粒仍然水润饱满,如晶莹的珍珠,透着一股清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楚楚动人的美人儿,怎能忍心亵污!

红楼梦中的那块石头,通人性,达凡意。在我看来,石榴就是水果中的通灵宝玉。英国散文家米尔恩在Golden Fruit中把最喜爱的水果那一票投给了橘子,那我就投给石榴罢。

在北方,石榴大概是最后成熟的果子了。写水果的文章,无非两种,一种是赞美其貌不扬,而内心甜美的;一种是批评表面光艳,而内心酸涩的。可是,要说哪种水果,既表面优雅,又内心甘甜,那只能是石榴了!

石榴枝条修长,绝无半点虬曲盘桓。它还带着刺,稀疏明了,锋芒毕露,明明白白告诉你要小心。不似蒺藜,深藏在叶蔓中,冷不防扎你一下;也不似酸枣,浑身密密麻麻的刺,看上去就是一团刺球,让人避而远之。

石榴花开在盛夏,热烈而奔放,挂在树上像一盏盏红纱装裱的灯笼,诠释着“火红”二字。几乎所有的花都怕暴风雨,石榴是例外的。任凭天气多么恶劣,石榴花总能坚挺在枝头。火红的石榴花点缀着树叶,待到立秋以后,花蕊褪去,鼓出一个个圆溜溜的小脑袋,就像刚孵出蛋壳的小鹰,争着张开嫩黄的小嘴儿等待着大自然的喂哺。

石榴的模样真是美,首先就美在那裂开的小口上,宛如四五岁小女孩那红润的嘴唇,活泼、灵动,不经意间冒出几句连大人都惊叹不已的童语。石榴通体圆润,线条饱满,鲜见歪瓜劣枣般的次品。 

更美的是其满腹的珍珠,其色而艳、质而润;其形如粒粒钻石,有着鲜明的棱,棱角各异的果粒聚在一起,竟也嵌合地天衣无缝!大自然的神工,我们除了敬佩还能说什么呢!石榴外圆内方,方中见圆,如若比作一个人,那它就是一位风流倜傥,儒雅潇洒,而又满腹经纶的才子!

石榴的味道清纯淡雅,既不像蜜桃,甘甜如饴,也不像梅李,“溜酸软齿”;入口如细丝,转瞬即逝,像浮云滑过响晴的天,留给人的是无尽的神往。与其说是吃石榴,倒不如说是品石榴。那些只知道狼吞虎咽,大块朵颐的人,是体会不到其中的奥妙的!但现实中,淡雅怎敌苹果、桔子的丰腴;清纯怎敌葡萄、荔枝的妖艳。

石榴,因其超凡脱俗的秉性,在水果的大世界里,显得如此的卓尔不群,它宁愿居于一隅,孤芳自赏。

待到秋后,果实俱已下市,人们才发现,原来我们还有石榴!


【作者简介】曹永科,男,80后,南京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   邮箱:yongkecao30@126.com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李秀明照片石 榴 / 文:曹永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