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人大胜骑士哈萨克斯坦乱局平定,但中国隐患仍

近日,哈萨克斯坦所有地区的秩序已恢复,哈萨克斯坦警方己逮捕了5135名涉及暴乱的人员 通过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取得了极为关键的信息。这些被捕暴徒身份并不简单,他们中有很多都是外籍人士,包括“三股势力”武装暴恐分子。

这些武装分子是训练有素的,而且还有域外势力提供情报、武器支持,战斗力不可小觑。但在俄军特战旅面前,只用了1天,4000多名武装分子就投降了。

表面上看,普京决定出兵是突然之举,但实际上,俄罗斯情报部门早就知情,俄军抵达哈萨克斯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火速拿下阿拉木图机场,抢占制空权。接下来就是与哈萨克斯坦携手控制了局面。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普京的当机立断、俄军的迅速介入,哈国总统托卡耶夫很难稳住局势。

世界再次看到了俄军“不惧挑战”的战斗力,以及普京“逢敌必亮剑”的魄力。

近日,哈萨克斯坦所有地区的秩序已恢复,哈萨克斯坦警方己逮捕了5135名涉及暴乱的人员 通过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取得了极为关键的信息。这些被捕暴徒身份并不简单,他们中有很多都是外籍人士,包括“三股势力”武装暴恐分子。

这些武装分子是训练有素的,而且还有域外势力提供情报、武器支持,战斗力不可小觑。但在俄军特战旅面前,只用了1天,4000多名武装分子就投降了。

表面上看,普京决定出兵是突然之举,但实际上,俄罗斯情报部门早就知情,俄军抵达哈萨克斯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火速拿下阿拉木图机场,抢占制空权。接下来就是与哈萨克斯坦携手控制了局面。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普京的当机立断、俄军的迅速介入,哈国总统托卡耶夫很难稳住局势。

世界再次看到了俄军“不惧挑战”的战斗力,以及普京“逢敌必亮剑”的魄力。

1月10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迅速解决向哈派遣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的问题表示感谢。

经此一役,俄罗斯彻底拉拢了哈萨克斯坦。

毫无疑问,普京帮托卡耶夫解决问题之后,接下来一段时间,哈萨克斯坦必将倒向俄罗斯,这与白俄罗斯如出一辙。

美国的国务卿布林肯对于俄罗斯的行动和哈国目前的局势也是万般失望和无奈,只能阴阳怪气地指责俄罗斯师出无名。

显然美国对中亚现今格局极度失望,而俄罗斯成了哈萨克斯坦乱局背后的最大赢家。

而作为中国西北重要邻邦,哈萨克斯坦如今局对中国影响几何呢?

我们知道,哈萨克斯坦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石油和矿产资源丰富。

中国则是哈萨克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最大出口国,在哈境内也有巨额投资,如世界最大油田卡沙甘的股份,建有油气管道。

中企拥有股份8.33%的卡沙甘油田。卡沙甘油田被认为是1968年美国阿拉斯加发掘普拉德霍湾油田后,近50年来发现的最大油田。

中哈之间,还建有多条能源运输管道。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建有中哈原油管道、中哈天然气管道、中哈石油管道等多条油气管道。其中,中哈原油管道全线总长2835公里,设计年输油量2000万吨,被誉为“丝绸之路第一管道”。

截至2021年7月初,中哈原油管道已累计安全运行6726天,实现向中国管输原油1.47亿吨。其中,2021年上半年向中国输送原油545.5万吨。

哈萨克斯坦境内的能源管道 是我国西气东输工程中重要的天然气来源,而且这种重要性的在未来天然气需求激增的背景下会日益凸显。

而中国进口天然气中的约20%,来自哈萨克斯坦或途径哈萨克斯坦。

不仅如此,哈萨克斯坦的地理位置也非常重要。

2021年从中国和欧洲出发的中欧班列,途径哈萨克斯坦运送了1.5万列集装箱货运列车,比一年前增加了22%。

2021年上半年,哈铁集装箱货运量同比增长44%。据预测,2025年哈过境集装箱运输量有望增至166万标箱。哈萨克斯坦已经成为欧亚运输通道上的重要国家。

2021年前10个月,中哈双边贸易额达208亿美元,同比增长14%,中国继续保持哈第二大贸易伙伴地位,并首次成为哈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国。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经济发展最好,最为稳定的国家,同时又是我国的战略合作伙伴,这种稳定的合作关系,对中国意味着我们能够源源不断地获得来自于中亚地区的天然气供应,稳定的原油供应,同时也给正在加快发展的中欧班列提供了稳定的通行线路和中亚、西亚的消费市场。

现在中欧班列已经具有了三个主要的出境方向,其中通过新疆阿拉山口出境,进入哈萨克斯坦的线路最为重要,这条线路在中欧班列中货物运输量最大。

这条线路也被称为是第二亚欧大陆桥,扮演着一带一路建设中重要的陆路通道的角色。

中欧班列的作用不仅仅是交通运输这么简单,如果单纯是货物运输,海运也完全可以承担,而且在很多时候,海上交通运输的成本可能更划算。但是中欧班列对于今天的中国,意义可不是出口赚钱那么简单。

而今天的全球主要海上交通通道,几乎都控制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手中,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在中美对立日趋严重,美国对中国的发展遏制日益激烈的今天,海上交通线的安全,特别是在一旦国际和地区安全形势突变的情况下,这些交通线被切断的风险是实实在在的,绝不是危言耸听。到了那一天,别说我们正常的进出口贸易,我国国民经济运行所必需的能源物资运输都会面临极大的危险。

从这个角度讲,我国对中欧班列线路的大力发展,可谓是深谋远虑的战略决策。这种运输可以摆脱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海上优势,美国没有能力封锁中俄之间的陆上交通。

同样的,通过亚欧大陆,我们的陆上交通还可以继续向欧洲,向西亚,向中东延伸,从而建立一张摆脱海上交通线的陆上交通网络。这张网络的意义兼具商业和安全的双重属性。

然而,中国稳定的发展环境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从地缘上干扰破坏中国的能源和交通通道,无疑是美国和西方某些势力乐于看到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早就把本国大量的油气田都卖给了欧美公司。

哈国的内乱,也令当下中国所处的地缘政治环境和能源供应、经贸物流可能面临最恶劣局面得以浮现。

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中国最重要的能源通道不再具有完全的安全性,美国控制着南太平洋和马六甲的能源和商贸物流海运通道,而俄罗斯事实上掌握了中国西北、东北两个方向的商贸和能源战略通道。

哈国未遂政变的结果表明,伴随着大国对抗的加剧,一些“边缘国家”将会更容易因为各种偶然因素陷入动荡,但是它们又偏偏对中国极为重要,在国际舞台上,中国需要它们。

无论是对于中国至关重要的邻国,还是一带一路倡议,都在受到非常复杂的强有力因素的影响,而这些因素,往往中国是无法控制的。

这实际上意味着,冷战之后,真正考验中国纵横捭阖能力的局面开始了。

(责编:贾宇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76人大胜骑士哈萨克斯坦乱局平定,但中国隐患仍

标签